adc影院年龄确认网站免费

一颗保留着狰狞相貌的鳞心卫士头颅在石砖地面上滚动,两头长獠野猪用鼻子来回推撞,就像把人头当成皮球玩耍。

而在它们旁边,是跟小山一般的凶暴长獠野猪,四蹄蜷起趴卧在地,眼皮子耷拉着,半梦半醒,就像母猪看着两只小猪崽闹腾戏耍,一派闲适放松,微鼾入睡。

然而这头凶暴长獠野猪的獠牙上,还沾染着斑驳血迹,见识过方才战斗的人,估计不会觉得这头趴下来肩背比人还高的凶暴野猪,会是什么温顺憨笨的野兽。

芙伦慵懒地梳理一下头发,她正靠在凶暴野猪旁歇息,望向不远处的玄微子,他此刻正在蹲在墙角处,对碎成几块的圣鳞之子尸体仔细研究,还用星光体将其封印成一块块晶石,随手收纳起来。

与圣鳞之子摩多斯的战斗没什么好说的,他确实稍有手段,能够召唤出成群魅影翼蛇,施放出大片剧毒的“死云术”,都是无视法术抗力的恶毒伎俩。

但毒素攻击往往效率低下,欺负一下普通人还行,德鲁伊、精魂使者这种与自然界深度联系的人物,大多具备抵抗毒素的法术能力。而像昂维诺、持角酋长与芙伦他们,更是干脆无惧毒素伤害。

成群魅影翼蛇根本来不及造成多少杀伤,就被风暴巨人和凶暴野猪撞得凌乱飞散,然后持角酋长与昂维诺两者夹击,玄微子与芙伦施法牵制,这衔尾巨蛇部族的最后一位圣鳞之子,连一分钟都没撑过去,就被实打实的物理攻击砸得粉身碎骨。

总之这一位圣鳞之子似乎还来不及施展什么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大杀招,也没变成吞吐黑焰的邪魔之身,死得非常干脆利落,完全不像是统治衔尾巨蛇部族上千年的强大存在。

不过这也寻常,再怎么说,圣鳞之子摩多斯二十七世降生不过半年,身体还远没有发育完成,体质羸弱,完全依赖巨蛇王冠宫殿提供的法术自保。

一个人所掌握的法术远谈不上万能,如今的圣鳞之子无法逃离宫殿,就等同是一个肉靶子。面对持角酋长和昂维诺这种极为擅长近身搏杀战斗的敌人,还有风暴巨人、凶暴野猪冲撞袭扰,当掩护自己的鳞心卫士折损一空,就算有十条命也是迟早被耗光。

玄微子不禁感叹,就算这个世界施法者众多,法术门类繁杂,但武者的战斗实力并不是就此能随意忽视掉的。尤其当敌人依赖“反魔场”、“法术无效结界”之类的手段时,压制住彼此的施法能力,近身战斗就不可避免了。

而且哪怕是武者,在这个世界也绝对不会抗拒魔法物品,特别是魔化武器与护甲带来的便利。甚至对于擅长战斗的武者来说,这些魔法物品会大大提升他们的实力,运用得好还是有机会杀死高等施法者的。

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

像持角酋长、昂维诺这种,本身也不是单纯的战士或武者,以法术强化自己来战斗,恰恰是他们的习惯作风。

这么看来,反倒是玄微子过去想得差了,以为自己的武学功夫在这个世界用处不大,却未曾想那可能是最后保命的手段。

就像内勒姆法师那样,当初在床上被女人下毒暗算,然后被弗斯曼一道“反魔场”杜绝了施法能力,浑身光溜溜没有任何魔法物品可以使用,要是没有玄微子的药剂保住最后生机,也注定死路一条。

当然了,任何武学功夫也需要强健体格来支撑,要是跟这位圣鳞之子一样,羸弱不堪、骨瘦如柴,那啥武技也不好使。

“扎里统领,找到了!”

玄微子还在那里捧着一块星光茧细细端详,里面封存着圣鳞之子一条胳膊,远处就有一名士兵前来汇报。

“带路。”玄微子一挥手收起用星光茧封印的残尸。

在击杀圣鳞之子后,玄微子立刻让起义军众人在巨蛇王冠宫殿内中寻找一切可能存在的密室、通道。如今基本确定,这座宫殿与古代巨人遗迹相连,玄微子也想了解一下,圣鳞之子到底如何运用巨人遗迹。

起义军士兵找到一个通往地底的阶梯,内中一片漆黑静谧,仿佛怪兽巨口,普通士兵可不敢主动下去一探。

“你们留在这里,我下去看看。”玄微子倒是不害怕,随手召唤出一只星光蔓生怪,好似一团散发着薄薄银光雾气,率先开路。

“等等。”芙伦叫住了玄微子,揉着肩膀说道:“你是起义军统领,一个人下去太冒险了,要是出了什么事,连个帮忙的都没有,法库鲁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把我臭骂一顿。我陪你一块下去。”

玄微子没有拒绝,两人一前一后拾级而下,前方生起一团魔法光源的照耀路径,深入地底。

阶梯盘旋而下,并没有遭遇到陷阱或者埋伏。没过多久便有一座空旷巨大的黑金殿堂映入眼帘。墙壁地面的材质类似黑曜石,却更加冰冷与纯粹,平整光滑没有一丝瑕疵。大片的黄金与墙壁地面融嵌一体,交织成繁复错杂的几何图案,如果太过专注观察,恐怕会被特异的几何美感摄住心神。

“哇,圣鳞之子还藏了这种东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衔尾巨蛇部族的风格啊。”芙伦边走边说,大感惊叹。

“这或许就是他们过去所依仗的根基。”玄微子抬眼扫见空旷殿堂内中,摆着一张与此地格格不入的屠宰石盘,上面躺着一只金毛山羊,周身上下被钉了十几根铁桩。

干涸乌黑的血迹绘制了一圈圈怪异咒文,从屠宰石盘延伸开来,一直连接上地面的黄金纹路,以难以揣测的方式汲取着巨人遗迹的力量,成为禁锢金毛山羊的封印。

芙伦看见被十几根铁桩贯穿的金毛山羊还在微微动弹,惊疑道:“这只山羊,该不会就是……”

“就是天空歌者。”玄微子以心灵异能再三辨识解析,确认石盘周围咒文没有针对外人的陷阱,而是专门对付金毛山羊的封印,这才缓缓靠近屠宰石盘,抬手轻轻触及天空歌者。

心灵力量化为无形的触须,探入那复杂的咒文封印,寻找一切可乘之机。

而同一时刻,远在柴堆镇的玄微子本尊也在三部八景坛中,手里捧着天空歌者化身的小地鼠,发动元神感应,触及其体内沉睡精魂。

九转灵台豁然洞开,玄微子本尊与化身出现在此,同时手捻指诀,灵台内音响彻,一者念《郁仪奔日文》,一者诵《结璘奔月章》,空中五炁自结,凝化成符,绽放出万道豪光,将九转灵台妙境照得彩霞漫天。

一时之间,九转灵台妙境中,天地为之震撼,仙乐自生、瑞气升腾,五炁结符勾招灵台世界中日月二象之光,竟是在半空中渐渐显化身形。

可是见豪光一收,落地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可爱非常,全身一丝不挂,看不出身体性征,分不清究竟是男是女。

化身见状一愣:“嗯?怎么是个小孩子?我还以为天空歌者的灵台显化之貌会是一位白胡子老头!”

“灵台之中,形容如心境自照,看上去是小孩子,那就是小孩子!”玄微子本尊说道,两人齐刷刷地盯着那个小娃娃。

玄微子施法与天空歌者产生共鸣,将他的心神显化在自我灵台世界之中,就是为了更好与之进行交流。只不过没料到对方心境居然是一名小孩子,这出乎玄微子的预料。

“你就是天空歌者?”化身撑着膝盖朝小娃娃问道。

那个小娃娃很是好奇地观察一下自己身子,这里摸摸、那里掐掐,听到问题后一脸天真地作思考状,然后张口说道:“我就是我呀,虽然是有人拿天空歌者称呼我。”

化身与本尊对视一眼,本尊说道:“我是柴堆镇的奥兰索医师,我想你现在应该清楚自己的状况吧?”

“嗯,多谢你救了我。”小娃娃奶声奶气地回答说:“有你帮忙,我反而更早脱困了。”

“在帮你脱困之前,我还有些事想要问。”玄微子说道。

小娃娃嘿嘿笑道:“问吧问吧,反正在这个地方,时间流逝速度跟现实不一样,对不对?”

一眼看出灵台世界的化转玄妙,天空歌者当真不凡。玄微子当即说道:“以你传奇精魂使者的实力,怎么会被圣鳞之子困在古代巨人遗迹之中呢?我跟他们交过手,虽然谈得上实力强大,可是跟你比起来,恐怕还是远远不如吧?”

“这个嘛,我也不瞒你,就是大意了。”小娃娃自己找了个蒲团坐下,晃着两条小肉腿,一脸轻松地问道:“首先,是我提倡组建部族大联盟,这件事你应该清楚。但是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吗?”

玄微子略微思考,回答道:“不光是为了整合各个部族,也是要整合图腾巨灵?是你向圣鳞之子提议,将不同部族的图腾巨灵融合为一?”

小娃娃有些惭愧地摸摸后脑勺:“我确实提出了这个说法,但可能跟圣鳞之子的想法略有不同。当初面对殖民者的步步紧逼,我并不希望看见这片土地上的生灵饱受摧残,这也跟我的存在相关。”

“你的存在?”玄微子猛然醒悟道:“你不是人类?!”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人类了?”小娃娃笑嘻嘻地说道:“我嘛~按照精魂使者的说法,我就是图腾巨灵,但是我并非因为众人的祈祷和信仰所生成。如果按照法师们的说法,我是属于一片特定区域和自然环境的‘守护精魂’。我并不是谁创造的,但是我的出现确实跟古代巨人有些关系,是他们某次实验之后的遗留物,促使了我的出现。”

玄微子立刻明白,天空歌者居然是天然形成的地祇,或者要更纯粹一些,就是山川地气化生之灵!这样的存在确实有成就地祇的资质,可没想到天空歌者更进一步,脱出神道愿力的藩篱,自己硬是走出一条异界地仙之道!而且还是主治一方福地的地仙,难怪一点嫁接魂魄都能展现出如斯威能,这比玄微子上辈子还要高明啊!

收敛震惊思绪,玄微子说道:“你身为守护精魂,会本能维护自己所在区域,能够想出融合各个部族的图腾巨灵,也算得上异想天开。你这么做是打算借此来强大自身?”

“问得好,换做是谁了解真相,都应该有这样的怀疑。”小娃娃挠了挠肚皮,下体居然自行长出了***,一副君子坦荡荡地模样说道:“那些成天受各部族祭拜的图腾巨灵,并没有诞生像我这样的灵智。而且我发现,伴随各个部族图腾形象越发清晰,图腾巨灵的内涵反倒越见偏狭……这么说吧,大平原上有各种各样的动植物,他们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区域,为什么每个部族只是单独信仰一种图腾形象呢?”

“因为一定的生态环境下,造就了一定的生产与生活方式,相应地产生一定的信仰崇拜。而且伴随生产生活方式的确立,信仰崇拜反过来要维护生产与生活方式,由此形成一个循环。”玄微子回答道。

“好正规的说法呀,嘿嘿。”小娃娃说道:“不过你没发现吗?各个部族都是人类,他们能够适应不同生态环境,从而依据不同环境,产生不同信仰。这种对复杂环境的适应性,不正是内生于人类这一种族的天赋吗?”

“坦率来说,我觉得这种天赋,但凡智慧生物都会有的,若论适应能力,地精恐怕比人类更突出。”玄微子说道。

小娃娃则说道:“地精的适应能力,倒不如说是被自然界的伟力所裹挟,永远徘徊在没有休止的变化当中,就像蒙昧无知的普通动物。你们人类更多时候,估计也是把地精当成野兽动物般看待吧?”

玄微子没有反驳,小娃娃继续说道:“我正是发现这种对复杂环境的内生适应能力,所以打算将不同部族的图腾巨灵融合起来,创造出全新的守护精魂。

这个守护精魂跟我一样,具备联系多种领域、沟通四大元素的能力,各个部族都可以从它身上找寻到过去的图腾巨灵,但也可以拓张自己对自然万物的认识体会,以此提升精魂法术的水平和多样性,这是我给各个部族探索出的未来道路。哦哟?这好像跟你在柴堆镇那个魔法阵差不多呀~”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