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最新版下载官网

比起妻子窦氏的冷傲,这丫头温柔又细心。

也是存着赌气之心,他一把将丫鬟拉入怀中,倒向床榻。事后小丫头哭哭啼啼的好不可怜,他又是懊恼又是悔恨。然而做都做了,只能担起这个责任。谁知道,他那妻子不允,趁他不在府中,直接将那丫头杖毙。

他怒恨至极,与妻子大吵了一架。然而那又怎么样呢?他总不能为了个丫鬟休妻吧?但妻子如此狠毒无视人命,他还是要给她一些警告。便去书房住了两个月。同时此事也给他提了个醒,书房里伺候的两个丫鬟,怕是暂时不能收用了。

且先等等吧。

窦氏毕竟是他原配妻子,八抬大轿娶回来的。等她身怀有孕,不能侍奉于他,他再提通房,她就无话可说了。

没想到这女人又横生枝节,想方设法的要把人给赶走,还闹到了大伯母这儿。

陆大郎只觉得愤怒又丢脸,忙道:“侄儿治家不严,惊扰了大伯母,是侄儿的罪过。大伯母放心,此事侄儿定当妥善处置。”

安国公夫人点点头,“惜珍脾气是倔了些,但她到底是的发妻,也要有些分寸,莫让旁人道我陆家家风不正,内闱不修。”

“侄儿明白。”

陆大郎又对安国公夫人行了个大礼,这才带着两个丫鬟走了。一出门,他脸色就冷了下来。

“陆阳,带她们两个去书房。”

“是。”

恋上她的酸甜味道

他的近身侍卫陆阳走过来,将两个已经不再哭泣的丫鬟带走了。

陆大郎站在原地微微平复了情绪,才往回走,窦氏此刻正在二夫人房中受训。

二夫人看着儿媳妇,儿子与窦氏的婚约是从小就定下的,窦家非京城人士,所以她从前并未见过窦氏。前两年,窦父回京任职,两家才有了来往。初见窦氏,只觉得这姑娘面容美丽中透着几分英气,虽看着有些冷傲,倒也还算端庄。话不多,却也未有失礼之处。

她对窦氏的印象,还不错。

陆家对男儿的教导要求极严,有个性子强势的妻子,也能约束儿子,免得儿子犯错。

可她没想到,窦氏手段如此冷酷。

一个丫鬟罢了,就算得了主子青睐,也顶多就是个通房,名分都得不到,照样在主母手底下过日子,翻不起浪来,何苦要那般计较?便是气不过,直接打发去前院,或者随意婚配也就行了。

她自己的儿子,她还是了解的。那小丫头并非房中人,不过一夕之欢,还能割舍不下?非要见了血,闹得人尽皆知,夫妻也生了嫌隙,窦氏脸上就有光了。

二夫人想起底下两位妯娌言语中的讽刺和轻鄙,便心中烦闷,将窦氏叫过来,敲打了一番。

窦氏听完后便道:“我虽出身将门,却也是幼承庭训,知晓夫为妻纲的道理。嫁过来之前,就知道陆家家教极严,陆家儿郎俱是有担当的好儿郎,非酒色所能动,心中十分仰慕钦佩。只盼与夫君恩爱和睦,举案齐眉。儿媳也不是拈酸吃醋之人,夫君想收通房,本也无可厚非。可他不该动我带来的人,还在我的房间行那苟且之事,那是在打我的脸。”

她容色端正,眼神平静,掷地有声道:“将门铁血,学不来怀柔之举。后宅内务,多如牛毛。唯有雷霆手腕,才可敲山震虎,以正家纲。否则他日有人效仿,魅惑主上,乱了内闱规矩,才会让人嘲笑我陆家家风不正,为人鄙弃。”

二夫人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这事儿只好不了了之,心里却多少有些不快。如今她又开始动起儿子书房侍候的两个丫鬟的主意,二夫人按捺不动,等儿子回府,便将窦氏叫了过来。

“上次说那是的丫鬟,大郎动不得。这两个,却是安国公府在外头买进来的,在书房伺候多年,从未逾矩,又做什么非要将她们赶走?”

二夫人抓了窦氏把柄,说话也比上次有底气多了。

窦氏神色坦荡,“陆家家风,不许丫鬟狐媚惑主,以免乱其心智,不思进取。那两个丫鬟,一个妖娆妩媚,一个矫揉造作,分明心术不正。有这样的人长侍身旁,儿媳只担心大郎被所惑,乱了分寸,非但前途尽毁,陆家上下也跟着蒙羞。”

她字字有理,“且我已重新安排了丫鬟伺候大郎笔墨茶水,都严正训练过,踏实精干,绝不会惹大郎不快。若是日后大郎喜欢,收了她们为妾,我自当喝了妾氏茶,给她们一个名分,将来也为陆家绵延子嗣。”

二夫人又被她堵得一噎。

那两个丫鬟她见过,看面相便是老实本分之人,却平平无奇,毫无姿色,大郎怎么看得上?

窦氏说得大度,不过虚伪之词罢了。

“说得也不无道理。”二夫人深吸一口气,决定另辟蹊径,“处处以大郎为先,替他考量,是大郎的福气。但新晋的丫鬟怕是不了解大郎的习惯,未免伺候不周。这样吧,我拨两个过去,再将安排给大郎的丫鬟调换到我屋里来,我让人亲自调教后,再送过去伺候们,两全其美,如何?”

二夫人倒不是存心想给儿媳添堵,但儿媳性子实在太过冷硬,行事也太霸道,就这么顶撞婆母,实为不敬,她总要敲打敲打。

窦氏皱眉,刚要开口,外面走进来一个丫鬟,说大少爷回来了,请大少夫人回去。

窦氏立即起身告辞,很自然的将此事揭了过去。

她一走,二夫人便冷了脸。

“真是越来越不成体统。”

大丫鬟软声劝道:“大少夫人还年轻,又是将门出身,难免心气儿高,行事刚硬了些。您以后多加提点便是,莫要动气。”

二夫人哼了声,“就她那个性子,揉不得一点沙子,我怎么提点?”抿了口茶,火气降了些,她又叹道:“过门一年多了,至今还未有身孕,如今连三郎都已娶妻。下半年,四郎也要娶新妇入门。大房也就罢了,我也不和大嫂争。可若是让三房四房先有了曾长孙,让我这面子往哪儿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