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秋葵香蕉丝瓜视频

..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范蓝被她说得没了主见。

美香又抓了一把劲,摇晃着她的手,“姑妈,要是喜欢孙子,等表哥回心转意,我也能替他生,更何况,这孩子要不要也罢,省的以后还要给别人养孩子。”

范蓝这下子下定了决心,“好,不过那婊子的肚子不小了,要弄掉,就要抓紧。”

美香见她松动了,赶紧说道:“上次我去医院问过帮她做检查的医生,说这个孩子着床不好,怀的不紧实,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搞不好……”

她故意欲言又止。

“这孩子说一半不说一半,搞不好会怎么样?”范蓝急了,想到柔柔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不是张行安的,更想立刻让她去做掉。

“搞不好,轻轻一碰,就没了。”美香握着的手松开,现在范蓝已经完信了她的话,那个小贱人,也该从张行安身边离开。

想母凭子贵?简直做梦。

“这样啊。”范蓝眯着眼,在思考。

美香眼珠子一转,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自己的计划。

范蓝立刻赞同她说得,又有些担心,“只不过,我们这样做,被行安知道,不太好吧?”

清新小私房

美香眼神透过一抹狠劲,“只要不让他知道就好,不但他不知道,部人都不知道,姑妈,今天不是来了一个很讨厌的女人吗?”

她指的是阮白。

张家现在远远不如当初,就是阮白害的。

能一石二鸟那是最好,范蓝点头,答应了她说的。

美香心花怒放,经过今晚,站在张行安身边的女人,只能是她。

张一德在书房缓得差不多后,推门走出来。

美香心里想着要做点什么,跟范蓝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离开。

张行安的卧室就在书房旁边。

美香偷偷地潜进书房,打算听听卧室那边的动静。

她耳朵贴在墙壁上。

本来别墅的隔音不算好,但是外面的宾客吵闹,美香什么也没听到。

她咬着指甲,心里想要不要过去敲门,打断里面的人。

只不过,张行安的脾气不太好。

美香冷哼一声,“暂时便宜个小贱人。”

她看了一眼凌乱的书房,以往张一德可不会这么乱!

不过美香不是那种会主动收拾的女人,打算离开的时候,看见办公桌下卷着一张纸。

因为只露出一点点,要是不认真发现,还不知道。

美香疑惑地抽出来,看了一眼,表情震惊。

上面的内容不多,却是慕少凌送给张一德礼物中其中的一张纸。

“表哥他……”美香怎么也不敢相信。

手机响起,她下意识的把纸张塞到自己的手袋里,而不是物归原主。

电话是范蓝打过来的,她还没从震惊之中醒过来,说话不自然的结巴,“姑妈,怎么了?”

“去哪里了?宴会要开始了,别缺席,我给留了位置。”范蓝叮嘱道。

美香匆匆忙忙离开书房,“好,我现在就过去。”

……

一直到晚宴结束,除了主家人敬酒的时候,张家父子没走近慕少凌所在的位置。

阮白知道,肯定是慕少凌做了什么。

与他们一桌的人身份地位不算差,虽然有巴结的意思,但是没有做得太过。

晚宴结束后,慕少凌牵着阮白的手正打算离开。

张家的佣人走过来,“慕少爷,老爷请您到书房一趟。”

“好。”慕少凌停下脚步,轻轻捏了捏阮白的脸,“老婆,在客厅等我一会儿,好吗?”

阮白点头,“我等。”

慕少凌对张家别墅熟悉至极,见她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转身上楼。

走进书房,便看见张家两父子坐在沙发上,泡了一壶茶,等他。

“舅舅,有什么事,长话短说。”他们就算不开口,慕少凌也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见他神色淡定,表情无辜,张行安握住拳头,就给他一拳。

“慕少凌,这个王八蛋!阮白我已经让给,还揪着我不放?”他是道上混的,但是慕少凌也不是吃素的。

轻易躲过他的攻击,并快狠准地给张行安的肚子一拳。

“唔。”张行安闷哼一声。

那段时间,慕少凌在恶魔岛不是白待的。

张一德立刻站起来,呵斥道:“行安,发什么疯?”

慕少凌手头掌握这么多资料,他虽然不情愿,也要放低身份把对方当成大爷来供奉。

而张行安老是沉不住气,还拖他后腿。

慕少凌神色阴沉,警告他,“张行安,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我三个孩子的母亲,小白之前为什么跟领证心里有数,警察上次拿没办法,不代表这次没办法治。”

他的警告赤裸裸的,尤其刺耳。

张行安握住拳头,青筋毕露。

张一德按住他,“是,少凌,说的是,只不过这过去的事情,我们就别提了,坐下来,喝喝茶,好吗?”

慕少凌对他张家的茶没多大兴趣,坐在单人沙发上,他碰也不碰。

“我的夫人还在楼下等我,有什么事,长话短说。”慕少凌催促道。

张一德见他连续两次重复这段话,决定开门见山,“少凌,给的文件我都看了,这份文件,无论是顾及与行安的兄弟之情没有交给警察还是别有目的,我都感谢。”

慕少凌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等待接下来的话。

张一德看着他,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张行安本来就是个急性子的,再也忍不住,问他的目的,“慕少凌,到底想怎么样?”

“对我老婆还心存幻想,我不喜欢,只要出国,这份文件永远都不会到警察的手上。”慕少凌说出自己的目的。

他与张家有血缘,张行安才有出国的选项,要是没有,他恐怕早就在a市消失。

“别太过分。”张行安愤怒地吼道。

他绝对不会出国,现在出国,等于被流放,虽然他是张家唯一的儿子,但是张一德多年在外风流,有没有个一儿半女的,还是个未知数。

张一德也不想让张行安离开,毕竟他已经快到退休的年龄,以后公司,也是要交给他打理的。

他商量道:“少凌,万事可商量,看看,不一定要表弟去国外吧?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