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软件大全appios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潇湘?

可我也只是愣了一瞬间,仔细一看,是跟潇湘有六分相似,但是,也只是五官,潇湘那种出尘的凌厉绝艳,不是谁都能有的。

总有人说想钱想疯了,我看我是想潇湘想疯了。

不过,能跟潇湘有六分相似,已经是美丽的超乎寻常了——但她是没有表情的,比起说潇湘,不如说是一张按着潇湘绘制出来的面谱。

美的人都是相似的,丑的人各有各的丑法,真是没错。

不过,这么相似,她跟潇湘,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但小人脸鱼一样也不会说话,问是问不出来的。

小人脸鱼盯着我,跟大人脸鱼一样,她的眼神是没有表情的,但是总给我一种很怪的感觉,我就不想看她,转身往上游了过去。

这会儿,谁也不要拦着我。

可没想到,身后水波一动,那个大人脸鱼再次出现了,一下挡在了我面前。

不是,这怎么还是不让走呢?

淡淡恬静美女的日常

我着急了,这才注意到,大人脸鱼示意,让我去看小人脸鱼的尾巴。

我仔细一看,啊,对了,被那个夔龙雷纹钉钉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个小人脸鱼的尾巴,出现了一个极大的透明窟窿。

边缘皮肉翻卷,看上去别提多惨了。

小人脸鱼挣扎着,还想上来。可她挣扎的很费力,根本就上不来。

伤势很重啊。

可是,大人脸鱼这什么意思,让我给治伤吗?

我又不是白藿香,我也没办法啊!

大人脸鱼忽然凑近,面向了我的胳膊。

胳膊?

我看出来了——他盯着的,是我之前剔除龙虱子的时候,留下的伤口。

啊,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它是想让我,给小人脸鱼龙虱子吃!

可我上哪儿找龙虱子去?

与其说龙虱子,其实,是想要我的血吧?

果然,小人脸鱼也死死的盯着我的胳膊。

在阴阳莲和那种怪草的作用下,外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不管怎么说,这人脸鱼帮着我恢复了行气——更应该说,增强了行气,我不能不卖这个人情。

于是,我把捆在胳膊上的美人腿草叶子拨下去,转过七星龙泉,对着自己的胳膊,就划了下来。

结果,这一下,龙鳞自己猛然滋生了出来,七星龙泉反倒是被碰回来了。

真的恢复了。

可是,龙鳞跟惯性一样,滋长的这么快,我自己都没法动手。

而一抬头,这两个人脸鱼,看见了我的金鳞,眼神不约而同,闪现了一种极其渴望的光。

我后心一麻,拿我当唐僧肉了还是怎么着?

不过——对了,有个地方,是没有鳞片的。

舌尖血。

我就凑到了那个伤口附近,死死一咬。

都说十指连心,舌尖更甚,真是没错,这一下,疼的人眼前直发白。

但我还是吐出了一大口的血。

小人脸鱼立刻调转过头,那张酷似潇湘的脸,贪婪的吸吮了起来。

我眼角余光就注意到了——她吃了我的血之后,那条尾巴上的坑洞,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合拢!

卧槽,难不成,我的血跟老婆蛾一个作用?还能修补伤口?

这人脸鱼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喜欢我的血?

我记得很清楚——豢龙氏下来的时候,大人脸鱼对他扑面而来的血,一点反应也没有。

吃血……再加上以前那些水族的反应,我忽然有了一种猜测。

难不成,这人脸鱼,喜欢龙的血肉?

这俩人脸鱼到底什么物种?

为什么,小人脸鱼又跟潇湘如此相似?

我正抬头看呢,再看清楚了那个小人脸鱼的脸,心里又是一揪。

卧槽,怪了!

刚才,她还是潇湘的模样,可现在,吃了我的血之后,五官忽然出现了变化——慢慢的,有些像是男人的模样了。

之前看动物世界,有些鱼类会发生雌雄性别的反转,这东西也行?

男人——跟那个大人脸鱼,就更相似了。

不过,再一看那个大人脸鱼,我冷不丁就反应过来了。

之前只觉得大人脸鱼像是个男人,可现在仔细一端详,他妈的,真是灯下黑,自己很难看出来很自己相似的人,这个大人脸鱼,正是有点像我!

小人脸鱼,也是这个趋势!

吃了谁的血肉,就会变成谁的样子,跟变色龙会跟着周边颜色变色一样——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而小人脸鱼之前那么像潇湘,还带着神气,肯定是因为,那东西吃过潇湘的血肉!

灰百仓之前就说过,豢龙氏擒住了潇湘,难不成,就是借助了这人脸鱼的能力?

而豢龙氏养龙,却时常养出一些失败品——就跟我之前看到的那些水族一样。

这两条人脸鱼,会不会,根本就是作为废龙的垃圾粉碎机养在这里的?

就跟鱼缸里的清道夫一样!

有一些养残了的失败品,就会被扔进千岁湖,由这东西“销毁”!

而小人脸鱼之所以被钉在这里,也可想而知——是用小的做诱饵,把大的留在这里!

一看这俩人脸鱼感情深厚的样子也知道——一条被困住,那另一条,自然是不离不弃!

是这千岁湖的囚徒啊!

结合之前豢龙氏那些话,也许,这两条人脸鱼的战斗力是很惊人的,以前的伯祖下水,都倒了霉,所以他们才不敢下来。

我盯着小人脸鱼——她伤害过潇湘。

但是——我心里清楚,说到伤害潇湘,这东西,不过是打手,而我最应该恨的,是当年的元凶。

等我找到那个元凶——潇湘,受的委屈,我桩桩件件,都帮讨回来!

小人脸鱼吃了不少的血之后,模样跟我越来越相似,抬起来的眼眸,也忽然就有了凶光。

我知道——她为了尽快恢复,想多吃一些我的血肉!

我就一百来斤,真没多少能给吃的!

何况,上头还好多人等着我去救呢!

我本能就要把七星龙泉旋过来。

可还没等我动手,大人脸鱼忽然就挡在了我前面,盯着小人脸鱼。

他的意思是——不能吃我?

啊,他这报恩?

果然,他一回头,跟我有几分相似的脸似乎在催促我——走吧。

这人脸鱼,都比某些人有良心。

我翻身踩水,跟一柄标枪一样,对着水面就冲了过去。

身后水花一震,那个小人脸鱼凶光更深,好像是想追上来,一副残暴贪婪的样子。

可大人脸鱼竟然硬生生就挡在小人脸鱼面前,说啥也不放开。

坚决的,就跟当初死死拖住了我脚踝的时候一样。

我忽然有点感动——这东西,明明是很爱怜小人脸鱼的,可竟然很有原则。

这两个人脸鱼,到底什么关系?

父子,情侣?

他们说不了话,也许一辈子都猜不出来。

我一鼓作气,就往千岁湖的湖面冲了过去。

结果到了湖面附近,我一下就愣住了。

湖面上——已经被染红了。

一层一层,血!

出什么事儿了?

再往上一靠,心里顿时就凉了。

我看见了数不清的吗,水族的尸骸。

那些尸骸皮肉翻卷,千疮百孔,破败不堪的表皮下,能看到白生生的骨头碴子。

我认识这个痕迹。

龙虱子。

龙虱子扎入到了水族的皮肉之后,争先恐后的吸血,直到吃饱喝足,才会从身上离开——等它们离开,这水族也就完了。

豢龙氏的绝招,落霞流星?

好狠的手。

我抬起头,就看见了井驭龙。

他坐在豢龙人身边——那些豢龙人横七竖八的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元气大伤,没几个干净的。

井驭龙更甚,平时纹丝不动的头发,现如今乱七八糟的,一张白净的脸上,溅满了血点子。

而他一只手上,抓着赤玲的脖子——我心里一窒,赤玲的嘴边,全是血,手腕子被折成了人类不可能达到的角度,像是断了。

而那一双偏执的眼睛,死死盯着湖底。

好似一个等着猎物的兀鹰。

“李北斗!”那个嗓子沙沙的,像是不知道喊了多久:“我知道在底下,出来。”

他在等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