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猫咪

   殷东到蛇神山下的广场,把所有白山龙骑的孩子召集起来,龙威覆盖了所有孩子,逐一检查,还真发现了灵魂状态异常的孩子,数量赫然有三百多个。

   周政委站在广场边,看到那三百个看不出异常的孩子,神情凝重的说:“要不,把我们所有在秘境的战士都检查一遍吧?”

   “可以。”就算周政委不说,殷东也不放心了。

   所幸,他把蛇神山基地的战士,都筛查一遍,倒是没有发现异常。

   周政委不由问:“蛇灵夺舍的目标,为什么都是小孩子?”

   “孩子们脑中都有灵魂火焰,但他们的灵魂火焰很弱小,只是一簇火苗,是普通战士的灵魂火焰的十分之一,对蛇灵夺舍的抵抗力不如战士们,被蛇灵当成目标也正常。”

   殷东猜测道。

   为了验证他的猜测,又把蛇神山秘境的原住民也找了一些,都给做了检测,却不料,没有发现一个蛇灵夺舍。

   “你们夺舍,为什么不找蛇神山秘境里的原住民?”

   殷东问涡墟里的那条古老蛇灵,就听它回答:“外来的人族灵魂更强大,味道更香,我们肯定要选外来者,不会选有蛇腥臭味的原住民。”

   “你不是蛇灵吗,竟然还嫌弃蛇腥臭?”殷东问。

   蛇灵不想答理他,难道蛇灵就一定要臭哄哄的吗?

   穿蓝色格子裙妙龄少女纤柔身体明媚好时光写真

   殷东也没深究,让周政委通知顾文过来,把有问题的孩子们收进古井世界,再一起去了蛇神山半山腰的医院。

   院方在路龙入院时,就成立了专家小组给路龙治疗,并把路龙的玄冰棺改造成适合他的养生舱,现在的路龙从外表看上去,没有丝毫病态,但也没有脑波,处在活死人跟活人的边界线上。

   殷东给路龙拍了一段视频,传到了路无锋的通讯器上,把路龙留在蛇神山医院,带着没有白山龙骑大部队传送去了深渊世界的黑鹰战区。

   等殷东返回深渊基地时,路无锋眼圈红红的盯着他,激动的问:“龙儿活过来了,是不是?他什么时候能醒?”

   殷东说:“他的状态只是比以前稍好一点,能不能醒来,我也不清楚,现在第一个阶段的治疗还没完成,不能把他送过来让你看。”

   “不用,就让龙儿留在那个医院,只要他好好的,我可以不看。”路无锋双手连摇,挺大块头的大汉,激动得像个孩子。

   殷东点了点头,又换了个话题:“祖庙攻打圣门的视频你们看完了,现在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

   路无锋的表情顿时一冷,凶煞之气暴起,森然说:“我们去七棠关,接应蓝幻界的圣门弟子,肯定还有不少弟子能逃出来,肯定。”

   他一连说了两个“肯定”,想要强调,却更显得自己心里没底。

   七棠关外。

   深渊魔族大军兵临城下,黑鸦鸦的一眼望不到边,路无锋他们根本到不了七棠关的城门之下……就算到了,城门紧闭,里面的圣门弟子也出不来!

   “决战,要开始了吗?”

   远远的望着七棠关方向,路无锋心情无比复杂。

   在他身边的圣门弟子,也都是一样的心情。以前他们从没有想过,最终的决战,他们没有参与的资格,因为他们成了——蓝幻界的叛徒!

   七棠关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一排被绑起来的身影,他们,赫然都是圣门的高层以及一些在圣门禁区闭死关的上一代强者。

   他们都用兽筋绑住,连成一串,衣袍残破,满身是血,伤痕累累,样子凄惨无比,而且气息衰败到极致,像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被风吹灭。

   这些人一旦死了,圣门的顶梁柱就断了!

   四周看过来的目光,除了祖庙弟子,其他各族都有兔死狐悲的感觉,而且大家内心都惶恐不已,都在想:在这种时候,还要内讧,七棠关还能守得住吗?

   悲观而惶恐的情绪,在七棠关内蔓延,大多数人都意志消沉,毫无斗志。

   镇守府有人大声喊话:“祖庙传令:圣门跟深渊魔族勾结,欲里应外合破关,罪无可恕,当灭门,但只诛首恶,其余圣门弟子受到蒙蔽,准许戴罪立功,斩杀十个同级魔族,可赎其罪,入祖庙巡查殿!”

   这话一说,并没有激起士气,反而让七棠关内哗声四起,被绑上城头的那些圣门弟子,更是破口大骂。

   一道暴怒惊吼,在城内炸响:“深渊魔族大军兵临城下,祖庙竟然倒行逆施,自毁根基,这是天要亡我蓝幻界啊!”

   “是谁在妖言惑众,给老子滚出来!”

   镇守府传来一声暴吼,刚吼完,就见一道凶兽虚影,横过城内,撞进镇守府,发出一道轰然巨响。

   紧接着,一身邋遢的老道士趿着鞋子,出现在城墙上,袍袖一声,那些被绑的圣门强者,都飞了起来。世界间隙的膜壁仿佛不存在,让他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出去。

   “救人!”

   城下的深渊魔族大军还没反应过来,殷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随着他的声波震荡而开的,是他身上爆起的龙威,如怒潮席卷,镇压城下这一片区域的魔族大军。

   路无锋那些人也冲了过来,扑向被那些像纸片飞出的圣门强者。

   他们身上都穿着防护服,开启了敛息隐身模式,倒是没被深渊魔族大军发现,顺利的接到了那些圣门强者。

   但,这时候魔族大军中的强者,也反应过来,扛着龙威,发起攻击。

   路无锋他们都不约而同以身硬杠对方的攻击,护住救下的人,疯狂逃窜。

   “快走,我断后!”

   殷东大喝一声,目光看向城头老道士的身影,目光一滞。

   在这一刻,城内飞起数道伟岸身影,包围了腾空飞起的老道士,一道冷漠声音炸响:“来了,你还想走么?”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别给脸不要脸了,真逼急了老道,现在就打一场,看看到底是你们先团灭,还是老道先挂。”

   听到老道士的声音,殷东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安:“老骗子,你傻呀,打什么打?你还不赶紧出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