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app免费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离骚在说出这句话后,便开始擦拳磨掌了起来,显得极度而又格外嚣张的样子!

   至于楚辞则是依旧无动于衷,格外的平静,仿佛现在的一切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倒是蓝若沁,丹凤眼一挑:“看来刚刚给的教训还不够啊!”

   无论是离骚的嚣张,还是蓝若沁的轻蔑,许开言这一次都没有过于生气和愤怒,他和之前相比完全就是判若两人,显得极其平静,甚至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那感觉就像是天神在俯视蝼蚁一样。

   蝼蚁不停的在天神面前蹦跶,而天神则是无动于衷,但是只要天神愿意,绝对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蝼蚁给踩死。

   如今许开言觉得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天神,而离骚和蓝若沁不过就是那不停蹦跶的蝼蚁而已。

   “虽然我不知道们到底是谁,不过现在们最好跪下给我道歉!”许开言缓缓的开口,语气也很是平静:“顺便自己打断的双腿,这件事情,我不和们计较!”

   说着许开言将目光放在了离骚的身上:“不然的话……”

   “不然要怎么样!”蓝若沁直接打断了许开言的话,并且一张精致的脸蛋上也慢慢的浮现了一道寒霜!

   “不然的话,他会成为一个废人!”许开言双眸眯在了一起,冰冷的说道:“还有,最好也跟我走!”

   蓝若沁在听到这话后,直接笑了起来:“知道在凡是在东南市打我主意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

   软萌圆脸妹子红梅树下甜美笑容诗意烂漫写真图片

   “什么下场!”

   “他们一个个都被我给丢到海里去喂鱼了!”蓝若沁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下来不说,脸上的寒意也在这一刻变得浓厚了起来:“觉得会是例外吗?”

   蓝若沁的话音刚刚落下,许开言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道温和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好大的口气啊,东南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牛逼的人物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许开言在听到这道声音,脸上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道喜色,他知道自己的帮手到了。

   只要他到了,无论蓝若沁是什么人,在南方这里,都必须要认怂,都必须要任由自己欺负!

   下一刻,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的从后面走了出来。

   来人留着一头短发,显得很是精干的样子,而且容貌算不上差,但也算不上不差!

   这个男人只要是让人看上一眼,就能够让人知道,他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一袭阿玛尼的休闲装,手腕上带着一块价值上百万的限量款伯爵腕表,同时气质也是极好,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蓝若沁在看到这个男人后,脸色微微一变。

   从蓝若沁的表情上面,不难能够让人猜的出来,蓝若沁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甚至还有些畏惧这个男人!

   但是离骚却不认识对方,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在离骚的心中,管是谁,老子一拳搞定。

   原本因为许开言的出现,其他吃饭的客人,已经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全部都再次落在了楚辞等人的身上,一副看戏的样子,如今又来了一个人,而且明显还是来帮许开言的,看这架势,今天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三四五,这事情不会这么作罢的!

   “牧少,就是他们,在这里羞辱我的!”许开言立即对着来人说道。

   被称为牧少的青年男人看了一眼许开言,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蓝若沁的身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蓝小姐!”

   “不过蓝小姐的口气好大啊,在东南市谁敢打的主意,就把谁给丢到海里面去喂鱼,我也是这个待遇吗?”

   牧少这么一说,使得蓝若沁的脸色当即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一副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楚辞忽然开口:“怎么,难道要在这里出头吗?”

   楚辞的开口,使得牧少当即就将目光落在了楚辞的身上,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难看而又阴沉了起来。

   “牧清云,怎么不继续无视我了?”

   牧清云,南方牧家之人,而且牧家在南方是那种数一数二的豪门,一般人根本就得罪不了,或者说在整个南方所有人,所有家族都是抱着那种能够不得罪牧家就不得罪牧家的心理!

   而牧清云则是牧家年轻一代人之中,比较优秀的人!

   牧清云和楚辞不是第一次见面,他知道楚辞的身份,同时也知道楚辞不好招惹,楚辞的妻子燕嫦曦更不好招惹,最重要的是燕嫦曦还十分的护楚辞,这要是今天得罪楚辞,不管什么事情,什么原因,燕嫦曦都绝对不会和牧清云作罢!

   毕竟当初他已经有了前车之签。

   所以在看到楚辞在这里后,牧清云的脸色当即就变得无比阴沉和不自然了起来。

   “牧少,们认识吗?”许开言将牧清云的脸色给尽收眼底,同时心中还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牧清云没有开口,心中却已经将许开言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如果之前让牧清云知道,楚辞在这里,那么牧清云绝对不会过来,毕竟楚辞也不好招惹啊,他可是楚家的大少,是楚歌和离落的儿子,是燕嫦曦的丈夫,和楚辞干起来,对他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牧清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原来也在这里啊!”

   “是不是意外了!”楚辞笑着说道。

   “确实!”牧清云也算是十分坦诚,直接说道:“本来以为我能够轻松的搞定这里的一切,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事与愿违!”

   “确实搞不定!”楚辞如实的说道:“他们不是能够动的!”

   “而且打他的人,是我表弟,就算是今天我不在,说动了我表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说着楚辞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浅笑。

   牧清云在听到楚辞这话,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起来。

   楚辞的表弟,换句话来说,那就是离落的侄子,这要是真的动离骚,他绝对会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