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男生和女生之间的软件

   这两年,各种金融公司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说白了就是把民间借贷转入了公司化经营,张昆是想到杭城找人合作,到东海市去开金融公司。

   利达金融有限公司虽然只是一家几百万规模的公司,但是附近的几家大型金融公司都要卖这家公司几分面子,就是因为他们的法人代表,严强。

   说起严强周围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飞车强,也算的上杭城的人物,严强正是当年飞车党盛行时的圈子里的鼻祖级人物,一手摩托车玩的神乎其技。

   他正有求于张昆的资金注入,一听他家出事,怎么能不上心。

   “强哥,还是你男人,张昆就是没用的软蛋。”陈雨欣忙不得的对严强抛了个媚眼说道。

   严强哪里敢接这个媚眼啊!

   陈雨欣长相一般,又是他合作伙伴的老婆,盗亦有道可是他坚持的原则,所以他从里面出来以后,还有一帮兄弟跟着他。

   “老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放心,在杭城我强子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严强看向陈风说道。

   陈风顿时开始大吐苦水的说道:“强子,你老叔,这回吃大亏了…….”

   陈风伙同秦顺与许志国想坑林海峰,他倒打一耙,把受害者人说成了自己,然后再添油加醋的事情说了一遍,妥妥的受害者。

   严强没出声,他背后的几个小弟听了都替觉得张昆不够男人。

   “张总,这你都能忍,弄死姓林的一家啊。”

   优美山间的波西米亚女子

   “是啊,他们家的女婿是废物,可你是老总,你怕个鸟。”

   “你要是不敢,这口气,兄弟几个帮你出了。”

   这几个混混没见过世面,但是严强可是见过了,当年飞车党比他牛逼的人有的是,但就是因为他眼睛亮,知道有些人不能得罪,所以才活到了今天。

   张昆这么犹豫,严强断定这里面肯定有他的苦衷。

   “张总,这里面是不是有难言之隐?”严强摸了一把自己的寸头,走过来说道。

   张昆虽然不在杭城大厦,他料定陈风有添油加醋的成分,但是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再加上洪发财对林初雪毕恭毕敬的那一刻,深深的刻入脑海,他实在不敢有报复的心思。

   “强子谢谢你了,这个亏我张昆认了。”张昆摆了摆手,表示不想计较这事。

   但是陈雨欣不干了,她仗着自己小三上位,在张昆的公司里嚣张惯了,怎么可能受的了这种气啊。

   “姓张的,你今天要是不帮我陈家出这口气,老娘现在就你离婚。”陈雨欣揪住张昆的衣领说道。

   张昆火大,在严强跟他的一帮小弟看着,陈雨欣就敢蹬鼻子上脸。

   啪的一声,张昆反手一巴掌甩在了陈雨欣的脸上,怒道:“陈雨欣,你他妈的想离就离,老子还怕你啊。”

   陈雨欣蹲下来抱住了张昆的大腿,哭道:“老张,你好狠的心啊,我跟了你五年,你他妈的为了林初雪那个贱女人,你还真要跟我离婚啊!你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张昆,你趁早死了这条命,林初雪有背景,她根本不会看上你的……”

   “呜呜呜,可怜我陈雨欣,十九岁就跟了你,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陈雨欣最擅长的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人多,她闹的就越凶,她就是要让张昆脸面丢尽,帮她跟她爸出这个头。

   严强听出来了,看着张昆,冷笑的说道:“张总,原来对方也有背景啊,但你觉得我这帮兄弟会怕他吗!”

   几个小弟,立马站到严强身后。

   “张总,只要你点头,这口气哥几个就帮你出了。”

   “是啊,什么林海峰,林初雪,我们根本没听过这号人。”

   “就算他在你们东海再牛逼,但是这里是杭城,我们弄几个人,那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严强等着张昆表态,他是老陈家的女婿,这事还要他点头,陈风与陈雨欣也看着他,就等报仇了。

   这时,张昆也是骑虎难下啊。

   虽然他非常忌惮林初雪的后台,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要不点头,那还算是个男人吗!

   而且,他想想也对,林初雪的后台就算再牛逼,也只局限在东海市,不可能把手伸到杭城来吧!

   “好,强子,这事就麻烦你了。”张昆点头说道。

   “老公,还是你最棒。”陈雨欣立马破涕为笑,然后狠狠的亲了一口张昆,弄的他都是哭笑不得。

   严强拍了拍张昆的肩膀说道:“张总,我懂你的顾虑,但是你要相信兄弟,弄人我们是专业的。”

   他这句话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这件事绝对不会牵扯到张昆身上,第二,就算闹大了,也没事。

   张昆点头说道:“谢你了强子,教训下林海峰就行了,至于…….林初雪,千万别碰。”

   说完,张昆扭头就去地下停车库开车去了,刚才说话,他没有刻意避开陈雨欣,所以她听的一清二楚。

   “强哥,谢谢你,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陈雨欣递过去一张银行卡说道。

   “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严强看成市面上收钱教训人的混子了?”严强立马推了回去说道。

   陈雨欣把卡直接塞进严强口袋,说道:“强哥,你这说的什么话,卡里面有十万,到时候请兄弟们喝酒……但是吧,我想请强哥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严强一边说,一边把卡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如果陈雨欣的要求太过份,他可不会答应。

   “帮我多带两个人,林初雪那个贱女人,还有她妈唐敏。”陈雨欣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睚眦必报的性格,连唐敏都记恨上了。

   严强反手把卡落回了口袋,只是多带两个人而已,这还真算不上什么事。

   “包在你强哥身上。”严强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弟,他们也是哈哈大笑,因为这钱太容易赚了。

   九龙大酒店,唐敏在收到了林海峰电话,心理好受多了。

   虽然林海峰一直对她打骂,但是当年要不是爱到林海峰爱到骨子里,她岂能因为他,背叛整个东海唐家。

   现在又有了林初雪,她更不可能与林海峰离婚了。

   所以她觉得家里也应该有孩子了,万一有了孙子,林海峰对沈七夜的态度大有改观呢?

   林家的家庭气氛会不会好些呢?

   所以为了这个家,唐敏特意把沈七夜支开,拉上林初雪去酒店外面说说话。

   “初雪,这几天,你跟七夜怎么样了?”唐敏问道。

   这时,杭城的天刚黑,外面的人流还多,大庭广众之下被母亲问这种事情,林初雪只能装傻。

   “妈,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林初雪害羞的说道。

   唐敏拍了下林初雪说道:“跟妈说话,有什么好藏着的,你知道我在说你跟七夜同房的事。”

   “妈,七夜对我太礼貌了,总不能让我一个女人主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