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o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燕嫦曦这喃喃自语的话落在离骚的耳中,使得离骚为之一怔。

   燕嫦曦这什么意思,什么想法啊?

   离骚搞不明白,也根本弄不清楚。

   女人的心思,男人真的无法揣摩,也根本无法猜测,更加的无法去弄明白,至少目前离骚是完全的弄不懂,是完全的不明白。

   但离骚也不敢去问!

   于是乎,燕嫦曦就这么坐在副驾驶座上面,脸上带着一道浅笑,给人一种犯花痴的感觉。

   燕嫦曦这样的一面,若是被熟悉或者是给燕嫦曦打过交道的人给看到,绝对无法相信面前的一幕,毕竟燕嫦曦一直以来都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如同犯花痴一样呢?

   离骚在带着燕嫦曦来到公司,立即就在整个九州集团传开了。

   离骚可是长的人模狗样的,换句话说,离骚的长相绝对符合目前当下女人的审美观,绝对的小鲜肉,很是帅气。

   现在大家可是都知道,燕嫦曦和楚辞两人是夫妻的,如今燕嫦曦却带到公司了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还很是白皙和帅气,比楚辞还要帅气。

   至少在其他人眼中离骚要比楚辞帅气。

   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

   难道说,燕嫦曦劈腿了?

   就算是劈腿,燕嫦曦也不可能带人直接来公司啊,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燕嫦曦能够嫁给楚辞,那么楚辞的身份和背景自然是不简单,难道说燕嫦曦就不害怕吗?

   下面怎么议论,怎么说,燕嫦曦根本不会去在乎。

   在这个世界,流言蜚语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都喜欢不嚼舌根,更何况这些人也不敢怎么议论,毕竟燕嫦曦是老板,万一被燕嫦曦给知道了,谁在下面议论,那么燕嫦曦将他们给开了,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在带着离骚来到公司,燕嫦曦就没有去管离骚,完全是将离骚自己给丢在了办公室中,她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至于离骚则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也算是悠哉。

   至少离骚觉得比去训练蓝若沁等人有意思多了。

   “离骚,若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在公司里面四处转转,不用一直都待在我这里的!”

   “嫂子,没事,我在这里挺好的,该忙的就忙的,如果我无聊了,我就出去溜达一下!”

   楚辞可是说过,让离骚寸步不离的保护燕嫦曦,这使得离骚根本不敢怎么离开,万一要是他离开的时候,燕嫦曦遇到了什么危险,他离骚可就真的是百死难辞其咎了!

   …………

   让离骚保护燕嫦曦,楚辞心中仅存的担忧算是彻底的消失了。

   楚辞相信,只要不碰到宙斯和雅典娜这几个难缠户,离骚是不会出事的,所以现在离骚的心情很是舒畅。

   这不,现在楚辞正待在柳诗忆的第一楼中。

   不过,并不是楚辞自己主动过来的,而是柳诗忆将楚辞给邀请过来的。

   虽然楚辞不知道柳诗忆邀请自己过来干嘛,但按照楚辞对柳诗忆的了解,柳诗忆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不然的话,她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想要将自己给请过来的。

   楚辞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柳诗忆,淡淡的说道:“柳大小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此刻,楚辞翘着二郎腿,抽着香烟,显得很是悠哉快活的样子。

   “别着急,还有一位客人没有过来!”柳诗忆优雅而又温柔的说道:“等人到了,就知道了!”

   “还邀请了其他人?”

   柳诗忆点了点头:“对!”

   “谁啊!”

   “来了就知道了!”柳诗忆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柳诗忆这么一说,楚辞便知道,无论自己接下来询问什么,她都不会告诉自己,索性楚辞也就没有再去询问什么,很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待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柳诗忆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下一刻,柳诗忆就将手机从一旁拿起,看了一眼后,便对着楚辞说道:“人已经来了!”

   柳诗忆的话音刚刚落下,包厢的房门就直接被人给从外面推开了。

   随即只见一个穿着嘻哈装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楚辞在看到女人,微微一怔,脸上也露出了一道不可思议之色。

   “花姑娘……”

   楚辞怎么也没有想到柳诗忆邀请的另外一个人竟然是花诗雅,而且在花诗雅的旁边还跟着一个男人,看上去要比花诗雅痴长几岁。

   男人浓眉大眼,鹰钩鼻,皮肤有些黝黑,卖相看上去还算是不错。

   听到楚辞称呼自己花姑娘,花诗雅的黛眉立即蹙在了一起,不过却没有去和楚辞计较什么。

   当然,主要是因为花诗雅知道,就算是自己去计较,也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楚辞又不是第一次这样称呼他了,况且,她今天过来见楚辞,是有正事要和楚辞谈的。

   “花小姐!”柳诗忆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并且还起身:“请坐吧!”

   花诗雅没有和柳诗忆客气,直接走到一旁就坐了下来。

   等花诗雅坐下后,柳诗忆便再次开口:“不知道这位是……”

   “他叫袁少卿!”花诗雅简单的介绍道:“也是九局中的人!”

   柳诗忆在袁少卿的身上扫视了两眼,也就没有去多问什么!

   “我能够问一下,们天门和九局的人怎么走到一起了,难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九局和天门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组织,虽然职责是一样的,但却各司其职,彼此几乎没有什么联系,除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时候,双方才会走到一起。

   如今柳诗忆和花诗雅两人碰面,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是楚辞不明白,为什么要带上自己呢?

   难道说还和自己有关不成?

   花诗雅和柳诗忆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仿佛是在交换彼此的意见一样!

   “楚辞,知道坠龙事件!”柳诗忆淡淡的说道。

   柳诗忆这忽然的问题,直接将楚辞给问懵逼了。

   “什么坠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