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旗下的影视软件合集

() 刘裕冷笑道:“难道就是平时给点米,再来点天人交合仪式这种,就能争取民心了?”

檀凭之摇了摇头:“不,寄奴,你对天师道的偏见太大了,他们确实手段阴狠,但那是对你。对其他普通百姓,他们是真的解衣相助,雪中送炭的,在教友们交不起税,或者是遇上灾荒无以为生的时候,天师道绝不会袖手旁观。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官府只会收税,不管他们的死活,而天师道则是他们在这个黑暗世道上唯一可以信赖和依靠的组织。”

刘裕有些不信地说道:“真的有这么好?”

檀凭之叹了口气:“就象我们,原来住在北方,虽然说苻坚的施政还算不错,但在地方,在民间总有些贪官污吏,仗着天高皇帝远,拼命地盘剥百姓,我以前就是因为看不下去,打了那些收税的人,才给逼得要给抓去坐大牢,是天师道打通了关节,安排我家出逃,所以我到京口后才会对他们这么失望,要知道,我家世代信奉天师道,本是把他们当成神仙也似的人物。”

刘裕勾了勾嘴角:“可是他们勾结刁逵这样的贪官污吏,在京口设赌场想要为虎作伥,这总是我们亲眼见到的事实吧,这又如何解释?”

向靖哈哈一笑:“大概是因为天师道已经不满足于在民间发展信徒,想要结交高门显贵,去取得权力了吧。再说京口一向民风剽悍,,官府也不敢欺压,也正因此,刁逵才会有求于他们,要是靠着刁家的部曲和打手就能摆平京口,也就不需要天师道出面了。寄奴哥,你说的我的分析对吗?”

刘裕点了点头:“铁牛说得不错,不过这正好说明,天师道就算有些善行,也绝非出于本意,而是想要收买人心,为已所用罢了。只要能让他们掌权,可以对民众施些小恩小惠,但如果刁家这样的贪官污吏更能帮他们实现这个愿望,那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扔下百姓,转而为刁家效力。”

檀凭之哈哈一笑:“寄奴哥看的就是准啊,这个道理,我也是来了京口之后才明白的,其实细想想他们助我南下的过程,也应该是看中了我檀家子侄众多,而且世代习武,孔武有力这点,如果我们真的很弱的话,估计他们也不会管我们死活。象兔子,老孟他们,也都是有些绝活儿才会给看中,天师道不会作亏本的生意,这是肯定的。”

向靖笑道:“就是,平时给百姓一些恩惠,这些百姓心存感激,会到他们的道观里烧香还愿,其实这些钱粮还是会回来的,还能赚上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再说天师道长年累月地跟大晋的上层世家有来往,炼些丹药给这些达官贵人服食,得到的好处那可是以千万,亿万钱来计呢。”

刘裕的心中一动,连忙说道:“你说什么?炼丹药?就是五石散那些吗?”

檀凭之点了点头:“五石散只是各种丹药的一种,其他的还有各种据说能延年益寿,提神醒脑,明目凝神的灵药。这些药物,很多是先让道友们服食试药,确定有效后才会给那些世家子们吃。”

说到这里,檀凭之一指那操场之上,已经渐渐散去的人群,说道:“就象这样,说是施以丹药和符篆,服之可以有神奇的药效,在教的弟子和信徒们都对此深信不疑,不给他吃还跟你急呢,就算是毒药,也是一口就吞下,绝不怀疑的。”

长发小清新美女牛仔背带裤青春不可挡

刘裕笑着拍了拍檀凭之的肩膀:“那要是孙大教主亲自给你一颗所谓的仙丹,你瓶子老弟现在会不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呢?”

檀凭之哈哈一笑:“要是我刚来京口,没碰到你寄奴哥,没发生过这些事情的话,那我跟这些在操场上的道友们也不会有区别,绝对是一口吞下。至于现在嘛,经历了这么多事,看清楚了他们的面目,自然不会这样无条件的信任了。”

说到这里,檀凭之顿了顿:“不过要是你寄奴哥要我吃的东西,我是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的。谁叫我的这条命都好几次是你救的呢。”

向靖也跟着拍着胸脯,说道:“俺也一样,铁牛的命就是寄奴哥的,要我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刘裕的心中一热,肃容道:“我刘裕这辈子有你瓶子,铁牛这些兄弟,没有遗憾了。”

不过刘裕转过头,看着那些离去的教众,他们很多人手里都捧着一个小瓷瓶,视如珍宝地塞进了衣襟之中,刘裕的脑子里如电光火石般地一闪,想到了徐道覆三次在自己面前吞服过那种可以让力量瞬间暴增的五石散,一次是打赌扔石头,一次是老虎部队考核时在江边准备动手时,还有一次则是在君川之战时他们奔袭几百里后,仍然神色如常,皆是这药物之功效。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些人分到的药物,就是那徐道覆吃过的五石散吗?”

檀凭之点了点头:“应该是的吧,奇怪,这次他们来是做什么?不是听说只是念咒祈福吗,难道还要上阵杀人不成?”

向靖哈哈一笑:“瓶子,你看这些道人,个个都是副武装,所来的都是身手矫健的猛士,哪象是要做法事啊,就是要去杀人立功呢。不过这回听说苻坚亲临前线,现在军议可能要撤退呢。是吧,寄奴哥。”

刘裕勾了勾嘴角:“我现在就一普通小兵,哪知道这些战守之事,你们的级别高过我,应该比我知道的更早才是。不过不管是战是撤,咱们作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

向靖摇了摇头:“玄帅都单独见你了,寄奴哥你还这样说,唉,不把我们当兄弟啊。”

檀凭之摆了摆手:“好了,铁牛,军中有军中的纪律,不该问的事情不要瞎问,寄奴哥就算知道,也不能随便乱说的,管好你的舌头吧。”